處處留情

自 娱 自 乐

“陈立农,生日快乐。”

生日快乐【林彦俊x你】

林彦俊生贺文

无文笔预警

重度ooc

全网最迟林彦俊生贺

又看见他了,还是在,那个以前经常约会的公园那边的长椅。过了两年,这个男人愈发有魅力了,他穿着牛仔外套打着蓝色领带,低垂着头,但凭那黄昏中依旧熟悉的朦胧眉眼,和他朝夕相处一年半的你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呢,这幅表情就和他跟你闹脾气的时候一模一样啊。你不禁疑惑,前天就一直看见他坐在这把长椅上,他在等谁,是现女友吗。你摇摇头,抛弃自己的胡思乱想,你勾起嘴唇嘲笑自己,还是忘不了他吗。纵使你心里有千百种疑问,但以你和他这种千丝万缕又毫无交集的尴尬关系还能怎么样。

这个公园满载着你和林彦俊的回忆。就像他现在坐的那一把,你们刚确定关系的时候,他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,轻吻你的嘴角后脸红的要滴血。在那棵树下曾经他兴致勃勃倒腾着手机想给你拍一张好看的照片,但你看到成品后狠狠地嘲笑了他一顿。你回想着以前的种种,索性坐在公园另一头的椅子上思索。

你比林彦俊大一个月,你是巨蟹座的温柔大姐姐,成绩很好,和他是同一个专业。你在图书馆自习林彦俊总是来找你补习,你报的课也次次会看看到他。他每次都来的很早,你发现他和你的课完全重合后干脆叫他帮你占座,林彦俊脸一片通红,垂着头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个好,现在想想真是可爱啊。他很奇怪,你和他交换联系方式后他也不主动找你聊天。你们的交集变多了,他也不怎么会害羞了。你看他可爱,嘴巴嘟嘟的,总是不苟言笑,便倚着年龄优势占他便宜,你每次笑眯眯地叫他学弟他就会生气,皱着眉一句话也不说就是沉默,要哄好久才好。

你们确定关系是在大二,他约你到学校边上一家很多小情侣来的餐厅的包间。你如时到了后,他人却不见踪影,你打他电话也打不通,正准备出去寻他林彦俊便打开门进来了。他面色酡红,粉晕脖颈, 你看他不寻常的模样连忙起身扶着他坐的椅子上。你闻到弥漫开的酒味,笃定他喝了酒,一看他已经趴桌子上睡着了,嗯,还喝醉了。喝醉了的脸庞比平时更是乖巧至极,可爱更甚。当时是晚上了,你租的公寓离这不远,便打的把他带到你家去,因为你对他的住址和朋友一概不知,也不好就这样把他丢餐厅。他倒是乖巧,躺沙发上就不动了,你洗漱完也就睡了。第二天你早早醒来,见他睡得正香也没叫醒他,反正今天也没课。你煮了锅粥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吃饭,你一碗粥快见底时林彦俊悠悠转醒。他酒气未散,昨天残留的酒劲直冲脑门,头疼欲裂,让他半起的身子又啪叽一下倒在靠枕上。你没忍住,扑哧笑出来。待林彦俊回过神来,他左右环视陌生环境,因为自己脑子出了问题拍了下脑袋。你觉得太好笑了,发出了声音。他疑惑转头看见你像看见鬼了一样,从沙发上蹦起来。你看他这幅窘迫模样,好心地指向洗手间的方向:“去洗漱吧,一次性牙刷在水池抽屉那里。”他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,立马奔向洗手间。你好笑的盯了会卫生间的门,猜想他是不是在做心里建设,又转头端起粥吃了起来。当你正好把碗放下时,林彦俊一脸憋屈的表情打开了门。你还是笑眯眯的:“学弟你还醉吗?”他抿嘴坐在沙发上,脸色很难看。他说:“嗯……昨天我有没有……做出什么失态的事?”你说:“没有哦,你一直乖乖的睡觉。但是你昨天怎么喝醉了?”他把头垂得更下了:“对不起……我昨天下午被我的兄弟灌醉了,他们知道我要去见女生,然后……我酒量不好就醉了。我找到包间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。”你收拾碗筷后坐到沙发的另一头问他:“那学弟你约我出来吃饭是有什么事吗?”他好像变得很酷,抬起头说:“学姐……你的手能借我一下吗。”哦,小屁孩第一次叫你姐,你欣欣然把手抬起来。林彦俊握住你的手:“和我拍拖吧,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。”他真诚而野蛮的望着你。诶,酒窝,你看到他笑起来嘴角的两个酒窝,很长,像一把剑。他看你不说话,整个人突然很软,很小声的说:“和我试一试嘛,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。”唔,好可爱,完蛋你母爱泛滥,你这个人是一个很吃软的人,在可爱的人面前就会没有原则。你动了动嘴角:“……好。”林彦俊表情管理失控,整个人都洋溢着巨大的喜悦,你第一次看他笑得这么开心,眼睛都快笑没啦。

你们像普通情侣一样,勾勾小手抱一抱。下课了就在校园里种满花树的小道上走走。之后你就发现,你一点也不了解这个人。第一次看到他耍小孩性子,你和一个男性朋友打了个招呼,他就把手搭到你肩上,回家后一脸别人欠他三百万的表情,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像是一团黑气,你和他讲话他还委委屈屈,嗯,林彦俊也挺好哄的,你摸摸他的头他就破功了。他很细心,大大小小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,居家必备贤夫林彦俊。林彦俊的代名词就是浪漫,他用很多心思给你准备惊喜,在你生日的时候,他买了一只小狗狗,在你回到家的那一刻他抱着小狗一起出现,那一刻你简直要爱死他了。你最不在乎的就是他苦苦学习的土味情话和冷笑话,拜托,对你这个姐姐有什么用,但他还是坚持不懈的讲,你也只好顺着他来。

在两年前,林彦俊的爸爸要他去国外读书。你知道他有大好前途,不能被你禁锢着,你把他从自己身边推走了。之后林彦俊就像消失了一样,他没有再和你联系。

你回到家里,洗把脸准备煮今天的晚饭。门被敲响了,短暂而急促。你从猫眼里看到一抹天蓝的衣摆,把手放在门把上却没有压下。敲门声停了。口袋振动起来,你掏出手机一看,是他发来的微信“你帮我开下门吧”你狠下心,还是没有开。你听见他隔着门转来的厚重声音,他说:“我好想你。你知道吗,在国外上大学我一点也不快乐,在陌生的环境下我好害怕。你还在生我气吗,我不是个很棒的男人,为什么没有再坚定一点拒绝……”你靠着门坐下,把头埋在腿间,听他一句一句说话,眼泪止不住掉下。你想,我一直都没有生你的气,我只是在生自己的气,为什么我那么没用啊,连我爱的人都留不住。他声音颤抖,甚至带着祈求的意味说:“给我开门吧,我好想看看你。”你崩溃了,这个男人在你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打不倒的样子,可现在,你努力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。你还是站起来开了门。你主动抱住他,他的肩膀变得更单薄了。他主动了那么多回,你也该回馈他的爱意。你带上门。林彦俊的脸颊瘦得凹进去,你缓慢抬手摸上他的酒窝,他像之前那样抓住你的手腕,低头吻在你湿润的眼角,这个吻蜻蜓点水般在你眼角划过,痒痒的,和以前那样青涩。他抱着你,眼神满是笑意。你凑近他的耳边说:“我也好想你。”他第一次摸了你的头。
     
你说:“生日快乐。”

穿越银河(卜鬼)

无文笔预警 be 重度ooc 超短篇

“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会穿越银河去找到你。”
卜凡真诚而深情地凝视着躺在他怀里的小鬼。小鬼看大怪兽一脸认真的表情只是觉得好笑,抬起双手捧着卜凡的脸,咧开大大的笑容。

小鬼出道了。他第一时间回头看向卜凡,眼里满是少年的狂傲。卜凡手拍的啪啪作响,但笑容却有些勉强,眼神中暗藏着不易觉察的凝重。他望着向粉丝挥手的小鬼,瞳孔如墨般深邃。

第九名不是他,卜凡撇撇嘴又换上一副笑容,小鬼的嘴角抽了抽,笑得黯淡。

练习生们互相告别,小鬼拨开拥挤在一起的人群,寻找他心中的那一抹亮光。卜凡看到他的小个子向他奔来,眼睛笑的弯弯,他双手一揽抱起小鬼转了个圈圈。小鬼离开他的怀抱,用手捶捶他的胸口又踮起脚拍拍他的脑袋。

小鬼去了LA,好长一段时间与卜凡没有联系,各忙各的再无交集。

很平常的一天,卜凡给小鬼发了微信,说我追不上你了,你别等我。小鬼说,好。

卜凡终究是再没有找到小鬼,他把他弄丢了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,比银河还长,却又只是大脑到心脏的远近。

“养一只卜凡。”这段感情,谁也忘不了。